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7笔趣阁 >> 狐说魃道 >> 青花瓷下 八十六

青花瓷下 八十六

听他纠正‘阿落’这个称呼, 不止一次。

这次听着情绪尤为难受。

狐狸和碧落,明明是一个人,却因为处在的时空不同,所以生生的只能将他们当做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这种感受每清晰一次,就让我心里堵得更厉害一点, 可是无计可施。

我没有吭声,慢慢把手从他掌心抽回。

碧落没有阻止我。

他是给我带药来的。

从被带到这座楼时起, 除了外用药物的更换, 我一天两顿都得服用这种药丸。

可能是用以调理内伤的东西, 但我很不喜欢吃它,每次吃完总会让我有很长一段时间脑子里浑浑噩噩。应是含有安眠成分的东西,会阻碍思维的集中,但每次头疼的时候,它又几乎是个救命一样的东西。

所以,短暂的失神过后, 觉察碧落将药送到我唇边, 我没有任何犹豫,和着水把它吞了下去。

然后抬起头, 我道:“我看不太清东西了。刚才有那么一瞬, 我还以为自己瞎了。”

他沉默片刻, 伸手将我嘴边的水渍轻轻擦去:“没事。”

距离很近,他呼吸洒在我额头上, 手指掠过我嘴唇, 从缓缓我眉梢上划过, “会过去的。”

我知道他所谓的‘会过去’,指的是什么,所以半晌没有吭声。

身下的温热让我很快察觉自己正坐在他腿上,忙要站起身,腰却被他一把抱紧。

我两眼依旧模糊着,身体平衡很差,所以几乎是毫无反抗地就重新撞进了他的怀里。

“放手!”我用力推了他一把。

他的手从腰移向我的背,将我固定在他怀里:“有什么区别?”问罢,他抬起我下颚:“每次看到你这个样子,我都不禁想要问你,我和他到底有什么区别。”

“我跟燕玄如意,有区别么?我跟梵天珠,有区别么?”我反问。

他肩膀僵了僵,片刻后,轻轻一笑:“我和你的状况,不一样。”

不一样?

我想问他哪里不一样,但没多久,我先自明白过来,确实是不一样的。

碧落与狐狸是不同历史中的同一个人,是同一个人永久的进行时。

而我、如意、梵天珠,则是梵天珠这个轮回者,同她轮回后的产物之间的关系。

如同一台电脑一次次格式化,虽说电脑依旧是原来那台电脑,但内里储存的东西,终究是随着每次存入内容的不同,而变得不同。

可是,无论怎样,无论是从什么样的角度去看待,总归是殊途同归。

人毕竟不是电脑。

转世也不是格式化。

除非我们三个不同阶段出生的人,在碧落的眼里并不是同一个人。

正要把这结论说出口,我想了想,却又作罢。

我对他来说究竟是谁,这并不重要,正如我无法将他与未来的狐狸看做同一个人。

哪怕……

哪怕什么呢?我自问,却迟迟给不出自己一个答案,因为突然间,我感到有点害怕。

怕自己。怕自己疼痛的脑子里时不时溢出来的那些东西。

可是,终究还是要面对的,不是么。

曾经我逃避过一次。但是若再次逃避,未来就没有了。

且,那个在当初的我逃避了很多年之后,用了很多很多年时间,一点一点变成了我的狐狸的那个他,就要没有了。

所以沉默了半晌,我垂下头,将他托在我下颚处的手指握进我手心:“阿落,今天是红老板给我的最后一天期限。”

“我没忘记。”他手指在我掌心里,玉石般冰凉。

“无论知晓华渊王心脏下落的人是谁,我知道,今天它都不可能被交给红老板。所以阿落,你能够把那颗在你手里的梵天珠,交给我么?”

他手指在我掌心里动了动。

一度我以为他会抽离,但没有,只将目光游移在我脸上,仿佛试图从我那双模糊不清的瞳孔,看出些什么。

“你能把我的真身,还给我吗?”我再问。

等待碧落回答的时间,并不太久。

但那仅仅十来秒钟的时间,对我而言,却是极为漫长。

好似一个世纪恍惚而过,然后,我听见他缓缓说出两个字:“不能。”

视线又模糊了一些,我看不清楚他此时的表情,但他话音听起来十分沉稳笃定。

一如既往的碧落的做派。

我轻吸了一口气。

手刚松了松,转瞬他手指收拢,将我手掌反握进他的掌心:“听着,这是我最后一次对你重复这句话。”边说,他边拉着我手,将我不动声色中后退着的身体往他面前一扯。

我被迫再次靠倒在他怀里。

那瞬间彻底看不见他的脸,只听见他清澈的话音,带着一贯的沉稳缓慢,一字一句落在我耳畔:“我不会让你死,不会让你出任何事,待到时机成熟,我会为你重塑金身。所以,你得给我一点时间,宝珠,那颗珠子暂时只能由我替你继续保管着。”

“既然这样,那你能让我去见见素和甄么?”

“你说什么?”他微怔。

“我想去见素和甄。”

他呼吸声顿了顿。

继而,淡淡道:“他现在同死了没有任何区别,你去见他,有什么意义?”

“素和甄,”我抬起头:“我想去见的是那个真正的素和甄。”

“不行。”

断然拒绝,就如同他刚才干脆利落拒绝了我对梵天珠真身的索讨。

“阿落,无论活着也好,死了也罢,我只想做我自己,而不是那个被你藉由这个机会而制造出来的梵天珠。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话刚说完,我能感觉到碧落的手指一瞬间变得有些僵硬。

他用力将我手握紧,低头看着我:“制造出来的梵天珠?”

“难道不是么?哪怕为此要抹去那个原本该活在这个时代的燕玄如意的存在。碧落,你这样做,跟素和甄并没有什么区别。”

最后一个字刚从我嘴里说出的一刹,啪地一声响,离我不远处那只杯子突地四分五裂。

我很少见到狐狸发怒的样子,特别是激烈到无法掌控的那种情绪。

哪怕他曾出于愤怒而扇了我一巴掌,依旧可以将外观的情绪控制在平静无波的状态。

但刚刚那一瞬,我从碧落身上一闪而逝的那股气流中,察觉到了他无法控制的情绪。

凌厉而暴躁。

甚至因此而宣泄出了妖气。

直至将要爆发的前一刻,他才将那股蓄势待发的力量收敛了起来。

但余下力量的锋芒,却仍是扫裂了我身侧的墙面和镜子。

点点碎裂的镜面,如同那瞬间他呼吸中碎裂般的急促,他用力握着我的手。

握得我很疼。

及至察觉到我手指的微颤,他才沉默着将手松开。

然后不动声色看着我快步往后退开:“你知道些什么,宝珠?你什么也不知道。”

“那你希望我知道些什么。”背撞到墙,我一个踉跄停下了脚步。

这狼狈令他嗤笑了一声:“我希望你能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了将一切回归正轨。”

“用你创造出的那个梵天珠么?”

我的话令他再次沉默。

寂静让头痛又开始占据了我的感官,视线由此变得越发模糊,抬起头时,我一度什么也看不见。

但这对我来说,其实挺好的。

我不想再继续面对这陌生的‘狐狸’。难受之极,所剩下的就只有极度疲惫。

我觉得我已经到了某种极限。

却不知他看着我这样一个‘梵天珠’,心里又是怎样一番滋味。

久久没有得到他的回应,我贴着墙缓缓坐到地上,隔着眼前如同雾气般那层东西,看着前方碧落模糊不清的轮廓:“但是有个问题,挺简单的,我不知道你一直以来有没有去想明白过。”

“什么问题。”他问我。

“为什么当初的梵天珠要把她的记忆丢得那么干净?你和她之间,为什么她一丁点记忆都不愿意保留,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让她后来变成了我。”

这问题几乎是在我没有任何思考的情形下,脱口而出的。

头疼的越来越厉害,连带眼睛也疼,让我禁不住觉得,这双眼睛很可能在不久后得某个时间,突然爆裂开来。

所以边那么随口问着,我边用手摁着自己的眼睛,并不指望能得到任何答案。

过了会儿,我听见他脚步声走近了过来,带着轻轻一阵风,走到我身边停下,然后他蹲了下来。

“眼睛疼?”片刻后,他将手按在我太阳穴上,缓缓揉了几下。

一道气流转瞬从他指尖传递进穴位里,清冷的感觉令我眼睛里灼热的疼似乎缓解了一点,我点点头,然后,若有所思道:“这次的药好像除了让我头晕,没什么作用。”

他手顿了顿,继而,再次往我太阳穴上揉了起来。

我没在意他的沉默,继续又道:“有个词,叫排异,我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他没有回答,我便兀接着说道:“不过你熟悉的,想来应该是另一个词,叫排除异己。排异,既可理解为排除异己,但在我生活的那个世界里,它有另着一层相类似,却不尽相同的解读。

我们那个世界,一个人的心脏或者肾脏出了问题,无法继续用下去的时候,是可以通过手术将别人相匹配的心脏或者肾脏,移植过去,由此让人即便在失去了自己的脏器后,依旧能继续存活下去。但这个过程并非全无风险,它有一定的几率,会出现排异反应。毕竟那不是人自己身体里长出来的东西,而是从别人身上嫁接过来的,所以很可能会因为这样那样的不适应,最终导致身体本能地排斥,将这从外部进来得异物,排挤出去。”

“怎么突然想到说起这个?”他静静听我说完这番话后,问我。

“现在我觉得,我就好像是那个被从别人身体里嫁接过来的脏器,正在被这个世界本能地做出排斥的反应。

所以从我来到这个世界开始,至今,我一直在不停地受伤。

各种各样的伤,造成我身体的极度损耗。我想你应该可以感觉得出来,我现在这副身体到底是怎么一种状况。其实我来到这里,进入燕玄如意的身体时,她应该已经是死了的。

所以我才能占据她的身体,只不过,她的意志过于强大,没有因死去而消失,以至出现了两个魂魄占据了一具身体的状况。

所以碧落,我现在再最后的问你一遍,你要的是梵天珠,还是梵天珠这个概念的本身?”

碧落久久没有回答。

双手停留在我太阳穴的位置,这是个死穴,如果他想对我做些什么的话,我没有任何能力同他对抗。

“让我去见素和甄,好不好?”带着最后一点期望,我接着又再问了他一句。

在一切还没到完全无法挽回之前,唯有我去素和甄那里,用尽一切所能,让他将一切回归原位。这个世界里只有他能将一切回归原位。

这将是我唯一的,也是最后的一丝希望和机会。

但碧落依旧没有回答。

他手指似乎变得比先前更加冰冷。

不知道他这会儿,是否能听见我脑子里那另一个人哭泣的声音。

从他喂我吃下先前那颗药时起,我就知道,他终究还是冲着燕玄如意而来。

不去除如意,就不能让我与这身体完全地合为一体,也就无法成为梵天珠‘复活’的最完美的容器。

他只要梵天珠。

脑子里浮出这个念头的同时,我不由怔了怔。

多熟悉的感觉,熟悉到突然间,我心跳骤地加快,然后,整个心脏疼得像是要裂开来。

‘我只要梵天珠。’

很久很久以前,是谁对谁说过这句话。

说得那么斩钉截铁,如同他先前那么果断干脆地对我的拒绝。

我下意识看向碧落,他那张脸在我不断退化着机能的眼睛里,已是越发的模糊。

模糊到只剩下一张轮廓。

熟悉的,狐狸的轮廓。

他蹲在那儿,手捧着我的头,呼吸近在咫尺,带着我熟悉的气息。

几乎有个错觉,仿佛下一瞬,他就会像以往那些平静得如同空气般让人忽视的日子里时那样,出其不意地扬起他眉毛,冲着我咧嘴一笑,然后边将我头发揉个稀乱,边慢慢说出那四个字,哦呀,小白。

天知道我是有多想,多想,在这样一种时候,

在这个被无数种痛苦所包围、而我丝毫不能从中脱困而出的时候,

能够扑进眼前这个人的怀抱里。

像以往每次受了委屈,或者受到了惊吓时那样,本能地寻求着他的保护。

可是,我早已经失去这个保护了,在狐狸为了保护我而选择摧毁自己的那一瞬。

熟悉的身影如今只剩下了熟悉的轮廓而已。

突然眼泪就那么掉了下来。

不想被碧落看见,我用力擦了一把自己的脸,扭过头,出其不意狠狠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腕上。

察觉到即便被我咬出了血腥味,他仍不松开手,我被压抑许久的愤怒,瞬间铺天盖地涌了出来。

遂一个冲动抓住他衣领,憋着泪厉声对他吼:“你把他还给我!你这个自私自利的混蛋!把我的狐狸还给我!你他妈的混蛋!!”

更多愤怒的话,转瞬消失在碧落倾过身,朝我碾压下来的嘴唇里。

他用力地吻我,而我无法抗拒这样的吻。

这气息和嘴唇给我的熟悉感,都是狐狸的。

无论过去的他,现在的他,未来的他,无可否认,碧落就是狐狸,狐狸就是他。

我到底该拿他怎么办……

眼泪终究憋不住,还是落了下来。

顺着脸颊滑落到嘴角,又沿着嘴角濡湿了他和我的唇。

他动作一顿,旋即伸出手,带着点迟疑将我圈进他怀里。

“别哭,”动作和话音都有些僵硬,看得出来,他并不习惯这样的做法。

我擦掉眼泪朝他笑了笑:“哭?你看错了。”

然后想把他推开,但没能推动,他给我吃的药让我头昏沉,手脚发软。

继续沉默而固执地进行这番无用的挣扎时,他忽然又将我圈紧了些。

随后低下头,他捧起我的脸,迫使我看向他:“给我点时间,梵天珠,只需要再给我一点时间,一切很快就能恢复回去。”

说到这儿,他见我再次想要将头别开,便索性松开了禁锢着我的手。

得到自由后我并没能躲开他。试了几下,但我站不起来。

所以我蜷着双腿尽可能贴墙而坐,以此避开他近在咫尺的体温和气息。

他见状,久久没有开口,随后拂袖而起,在我不自禁再次后退时,朝着我低低一声冷笑:“我并不是在同你商量。你没了关于我的那些记忆,所以也就忘了我这人的脾气。我找了你太久,梵天珠。时至今日,无论凭着什么样理由,你都别妄想用离开,再一次将我彻底忘记。”

说这番话时的碧落,依稀让我看到了那个曾经令梵天珠用死来忘记的妖孽。

我下意识攥紧了自己的手指,定定看着他脚下模糊不清的影子。

恢复回去?回到什么样的过去?

兀自笑了笑抬起头,我正要把这句话问出口,忽然门敲三下,然后被推了开来。

“爷,”随即门外传来蛇妖小怜轻幽幽的话音:“他们说,看到红老板的人出现了,就在素和山庄半里地的那个地方。”

“素和寅怎么样了。”

“已几乎察觉不到生命的迹象。所以我们是否要将这楼……”

“再等等。”

“爷,一旦大天罗汉真身……”

“我说,再等等。”

话音落,他扬手一摆,门随即在小怜的面前关上。

隔绝了那条蛇妖欲言又止的脸,他将目光重新移回到我的脸上。

目不转睛。即便我视线模糊,仍能清晰觉察得到,这份来得有些突兀的专注。

不由令我抬起头,在一片混沌中迎向他目光。

然后听见他静静说道:“对于华渊王的那颗心脏,你确定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了,是么?”

很突兀的一个问题,问得我有些猝不及防。

我怔了怔:“你认为我知道它的下落?”

“我不是在问你,而是问你身体里面的那另一个人。”

“她只是燕玄如意而已……”

“是么。”他笑笑。忽地弯下腰,修长的食指径直点在我额头上,轻轻一叩:“正因为她‘只是’燕玄如意,所以,才格外的糟糕一点。她不该继续留在这儿了,宝珠。”

“碧落!”

“嘘,”他朝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旋即手指倏地往前,出其不意朝着我的额头中心,直刺而入!

喜欢狐说魃道请大家收藏:(www.17sct.com)狐说魃道17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狐说魃道最新章节 - 狐说魃道全文阅读 - 狐说魃道txt下载 - 水心沙的全部小说 - 狐说魃道 17笔趣阁

猜你喜欢: 我的鬼神郎君攻玉萌妻9亿9:吸血老公咬一口灵异心理诊所声灵勿进夜半冥婚:鬼夫大人萌萌哒雪落凡尘咖啡店风铃怨系列一:怪校奇谈死亡万花筒犯罪直觉:神探少女蛇城灵异养生馆罪爱安格尔·黎明篇阎王殿下请接招末世女配逆袭魂灵花园黑猫公馆:灵异事件簿枭起青壤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氪命学院渡鬼者怪探断案猛鬼夫君异世之包生儿子前夫高能冥公子
完本推荐: 都市枭雄系统全文阅读神级保镖全文阅读火辣女逆袭全文阅读神墓全文阅读隐婚萌妻宠上瘾全文阅读数世夙缘全文阅读迷情美女总监全文阅读帝王之友全文阅读独家幸孕:娇妻,惹不得!全文阅读誓不为后:霸道皇妃嚣张爱全文阅读大劫主全文阅读亲爱的波卡全文阅读妙偶天成全文阅读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全文阅读错惹娇妻:法医大人是天师全文阅读缠夫全文阅读重生之将门千金全文阅读神座崛起全文阅读神医王妃全文阅读重复同一天的侦探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步仙阶[修真]完美人设不一样的导演[娱乐圈]误入眉眼农门小王妃万古第一武神躁动紧急救援:从徒手攀爬摩天大厦开始红楼之中间商玩家凶猛我在大唐有块田重生之狂暴火法僵尸世界:签到二十年,我无敌了!混完西游才出世我成了血族始祖在科技修真界种田的日子总裁爹地超给力1:天才萌宝捕快武侠行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人鱼媳妇超厉害皎娘我养大了病弱反派大佬我在原始煮巨兽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我有一群地球玩家世子很凶大明1551听说你想攻略我重生后,我对自己真香了表哥万福

狐说魃道最新章节手机版 - 狐说魃道全文阅读手机版 - 狐说魃道txt下载手机版 - 水心沙的全部小说 - 狐说魃道 17笔趣阁移动版 - 17笔趣阁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