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7笔趣阁 >> 旧事勿提 >> 第173章 雪岭寻龙(十七):相逢莫如不见

第173章 雪岭寻龙(十七):相逢莫如不见

老钱很轻蔑的微笑道:“不敢当,不敢当。我确实是人子,但不敢妄称为书生。”

“那您是什么?”我追问。

他叹口气,道:“待死鼠辈尔。”

老钱如此回答,相当于他已经间接的承认了,他就是凶手。实话实说,我有点儿失望,不,是真的特别失望,因为整个破案过程,虽说有几分凶险,但也太无聊了吧?连点儿波折情节都没有,我们手中甚至没有实际证据能指控老钱,而他就这么认罪了,根本就不想抵抗、也不想反驳。平时,悬疑灵异的恐怖故事,我是没少看,故事剧情不说一波三折也得闹腾个天翻地覆才能罢休吧,可真轮到现实了,怎么就这么平淡呢?公安局难以破解的陈年旧案也有不少,但我接手的这个案子,明明有成为一大悬案的资历,却偏偏出了这么个令人意外的结局。

我索然无味的问:“能坦白一下,你作案的手法以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吗?”

没等老钱说话,胖子抢先一步说:“老人家,您这么大岁数了,应该不至于因钱而违法乱纪吧?”

“哈哈,”老钱很疲惫的轻声笑道:“是啊,全因忘不掉的陈年旧事啊......”

“在您道出实情的过程中,我能打开录音笔吗?”小胖从制服的口袋里,拿出一根与普通办公笔别无二致的录音笔。

老钱看了一眼小胖,说:“在你逮捕犯人前,还会询问犯人的意见,后生可畏啊。”

小胖见老钱同意了,便摁开按钮,不再多发一言。

此时的木心也渐渐冷静下来,我的注意力也重新回到老钱身上。

老钱苍老的声音很沙哑,他撑着力,抬高些许嗓音,便说:“几天前,我像往常一样,在这儿值完夜班,说白了也就是睡觉。早上起来后,就简单的洗漱,到门卫值班登记去了。当天下午,一辆救护车突然冲进医院,这种情形我已经是司空见惯了,也就没太当一回事儿,大约过了有一个小时,老李跑到我这儿来,跟我说‘老钱啊,今天你早点儿去太平间那儿,说不定又多一具尸体’,听老李这么说,我也就有数了,死人嘛,在医院很常见。门卫的值班时间一过,我就饭都没吃就跑回这里的值班室了。说来也巧,可能就是天意吧,我刚进屋还没坐下,这个老女人就被送来了,我在他们推她进去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瞥了她一眼。当时,我就有点儿犯嘀咕,因为这老太太很像我的一位老友,医院的工作人员和她的家属走后,我又特意来确认了一遍。果真,她就是我60多年前的那个爱人!”

“所以你就因爱生恨,起歹心了?”木心靠在我旁边问。

“哼,她还轮不到我起歹心!”老钱的情绪有些激动,他继续说:“我确认后,立即就买通了这里最负盛名的那个后生,也没想到他也正好是这老女人的主治医师。我让他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的给我取下这老太太的眼球,并许诺支付他一大笔钱,而且我膝下无子,又没有亲人,等我死后,我的那处房子也就归他了。交代完后,我又找来那个新来的年轻人,让他将监控搅浑,让我们来无影去无踪。”

收人钱财,与人消灾。已经达成的协议,为什么这个老头子还要杀了那个医生?我有点儿不能理解,就问:“那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临时反悔,不愿付钱了吗?”

老钱露出一种非常令人生畏的眼神,我不知道该如何理解,只感觉凉飕飕的,比恶魔的眼睛还要可怕。他抬头盯着我,说:“无耻小人,不足以论事!当夜凌晨,他将眼球交给我,我就把许诺的钱打给了他,并写下遗嘱,一旦我过世,房子无条件赠予医生。可这个贪心不足的混蛋,瞒着我将扩眼晴留在这老女人的眼眶里了,尽管我讨厌这个女人,但我更恨言而无信的混蛋。在隔天事情败露后,我第一时间找到医生,质问他为何那样做,那样会给警方留下线索,顺藤摸瓜的揪出你我。而他却说‘不,不不不!揪出的是你,等警方立案后,我会第一个做污点证人,就算查出是我做的,我也会全都推在你身上,是你拿刀逼着我这么做的,谁叫我跟她没仇呢?而且警方那边,他们是相信你这个如同残渣的保安,还是我这个少年裘马的优秀医生?这么一来,我不仅能财房全收,还能成为指认罪犯的英勇市民,我就又能红一次了,此举名利双收,我何乐而不为之啊?哈哈哈哈哈哈......’这人怎么能这儿样呢?非要贪得无厌,失信丧约。他激怒了我底线,我就一不做二不休,弄死了他,藏在这停尸间里。”

“您老爷子可以啊,这么大的岁数还能杀了一个二十七八的大小伙子。”胖子称赞道。

丫的,这个小胖,听故事听的忘乎所以了吧,当这是好事而值得推崇吗?我急于询问下文,就没有多理会胖子。我问老钱:“所以,你就趁着我们不备,将尸体偷偷放在玻璃窗处,分散我们的注意力。然后在我们出去找你的时候,趁机绑走了这丫头,以图分而治之,最后将我们一并斩尽杀绝?”

老钱摇摇头,说:“不。我没想杀你们,我都不知道有多少年没人和我朋友似的聊过天、叙过旧了。我绑了她,只是觉得你们动作太慢了,这么一处一处的查下去,没个半小时是检查不完的。就顺势帮了你们一把,让你们明确的知道我在哪儿,也好让你们立上一功。”

这老头子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看来是良心难安,渴望得到救赎了吧。我舒了口气,说:“我们也是秉公办事,您有自首情节,保住将你从轻发落。”

“呵呵,”老钱一笑,调侃道:“只怕我没有那个福分喽。”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老钱早就得了绝症或服慢性毒药了吗?我焦急的正想发问,木心却抢先说:“老人家,您与这位老妇人究竟有什么恩恩怨怨,能让您非要挖眼泄愤不可呢?”

木心这一问,像是戳在了老钱的伤心处。他这个杀人不眨眼的老恶棍居然掉下眼泪来,他说:“我想看看她是不是真的瞎了眼!”

......

六十多年前,解放战争结束,以我党的胜利告终,举国上下无不欢庆。我作为一个有素养的知识分子,肯定要遵从时代的浪潮,为百姓着想,替领导分忧。因为我家即便在旧社会时,那也是屈指可数的一户菩萨人家,逃难的灾民、挨饿的乡亲,只要来我家,必然会供其吃喝,要走的分发盘缠,愿留下的给予长工待遇。现在解放了,新社会刚刚落定,我又学过苏联的革命路程,就在中央下达土改命令后,第一时间说服我父亲,将家中田地分发给了乡里乡亲。

我也正是在这时,认识了从中央调过来的一位在延安经历过红色教育的女同志白素兰,她眉清目秀,活泼开朗,我对她一见钟情。因为在那时,我也算个识字的知识分子,被安排在了她身边工作,所以就理所当然的,也可以说是日久生情,我们自然而然的就确立了关系。

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我们决定领证结婚的前夕。我父亲还是在田里干农活儿时,经不起侮辱嘲笑,与一个祖上几辈都是穷人的地痞无赖因为时代变迁的问题打起架来。尽管我父亲属于正经人士,也是有理一方,但还是因其旧社会地主身份被带去谈话教育。事后,父亲也不知是受到的打击太大,还是因为什么,从此一病不起,耗光了家里仅有的积蓄。

钱用完了,可父亲他还是没能留住。我早年丧母,安葬完父亲后,我便沦为孤身一人,前期为了给父亲治病又将家里的东西几乎典当一空。如今的我可谓是家徒四壁,这让我拿什么去娶人家回来......

在为父亲守完孝,我便没留下一信一书,就独自离开了家乡,想去外面谋求个活路,攒下几个子来娶她进门。我背井离乡,尝尽了颠沛流离、寄人篱下的滋味,终于在一位当校长的亲戚的帮助下,在一所小学做起了老师,有了一份比较稳定的收入。就这样,我每天省吃俭用,几年下来,也积攒下了一笔对于当时来说不小的积蓄。

我辞去了学校的工作,告别了亲戚,踏上了回家的路。我又是赶火车,又是坐大巴,最后乘着顺路的牛车,返回了家乡。我跳下牛车就急急忙忙的跑去乡支队那里,也见到了素兰。

素兰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一时说不出话。我兴奋的抱着她的肩膀,摇晃了好久,也没能将她摇醒。我心想,该不会她也是太激动了吧,见到我不仅惊讶不已,甚至都无字可吐了。我就那么高兴的盯着她,过了好一会儿,素兰才慌张的眨眨眼睛,问:“小钱,你怎么回来了?”

听她这么一问,我有点儿不高兴了,我费尽心机、呕心沥血的攒下钱,一刻都不敢多停息的跑回来,你居然还这么问我。我假装生气的反驳:“难道我还不能回来吗?”

素兰僵硬的笑了笑,说:“不不不,我没那个意思,你该回来、该回来,这里就是你的家嘛。”

我开心的笑起来,并赶紧对她说:“咱俩什么时候领证去?”

素兰有些惶恐的低下头,支支吾吾的很久才吐出一句话:“对...对不起。小钱,我不能嫁给你了。”

“什么,不可能吧?你忘了我们那时的海誓山盟了吗?”我苦笑着问,觉得她一定是因为我的不辞而别生气了,想要骂我几句。

素兰缓缓摸向自己的腹部,说:“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我经不起上层的压力,决定嫁给一个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老兵了。何况,我已经......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

这对当时的我来说,宛如晴天霹雳。一下子懵了,感觉双腿都有点儿站不稳,因为一直支撑着我的天,突然塌了......我仍旧强颜欢笑,呼了一口气,说:“素兰~你别开玩笑!你知道我这几年过的有多不容易吗?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啊!”

“对不起,对不起。”素兰的神情越发苦涩。

我意识到,这可能不是玩笑。我瘫倒在凳子上,眼角已然流出泪光,我声音发颤的问:“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对吗?”

素兰也流出泪来,但我不知道这是与久别重逢高兴的泪,还是不能自己而无奈的泪。她抹了一下眼睛,点点头:“我承认,我确实还是爱你的。”

“这不就行了?!”我欣喜若狂的站起来,紧紧的攥住她的手“跟我走吧,去他的上层,去他的老兵,我们去天涯海角,去世外桃源,去一个只有我们俩的地方。以后这孩子生下来,我保证视如己出,一辈子对你们好。”

素兰挣扎了几下,还是奋力挣脱,将我推开。她带着哭腔说:“对不起,我真的不能走了。我这一走容易,以后你也肯定会对我好的,但剩下的人怎么办呢?”

我有些气愤:“你就这么关心那个老兵?”

她摇摇头,说:“不止是他。我们的爱情真的已经走到尽头了,一份得不到父母乡亲祝福的爱情,我真的做不到,等孩子长大了,该怎么对他说我们过去的事啊?”

短短几个小时,我经历了大喜大悲,感觉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我不耐烦的怒视素兰,大声责骂:“那我就不重要了吗,我在你心里就没有任何栖身之所了吗?”

“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素兰慌忙的否定“我是爱你的,有今天这个结果,我也是很难过的。那年你悄无声息的就消失不见了,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承认,我的消失确实不太礼貌、也不太可靠。但事情的发展也太快了吧,快的出乎意料,远远的超出了我的接受范围。我拉住她的手腕,极其强硬的说:“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素兰做出非常无奈且哀伤的神态,并不停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能跟你走,我们已经结束了。”

此时的我已经恼羞成怒,愤怒的火焰早已吞噬了我的理智。我大声厉斥:“我为了你受尽磨难,你今天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不行,你快放开,你放开!”素兰不断的挣扎,想要逃脱我的束缚,但她终究是个女流之辈,不可能力气大的过我。

我拖拽着她,接连走过三道大门,眼看就要出支队了。就在这时,那个像是素兰口中的老兵突然从北边的田地里怒气腾腾的狂奔过来,嘴中还不停大骂道:“你个狗娘养的!快放开老子的女人!”

我一看,那姘头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拉扯的速度就更快了,拼命的想带着素兰赶快逃离这里。我一介书生,还拖着个死命挣扎的女人,怎么可能跑得过一个身强体健的老兵?没过一刻钟,就被他给追上了。老兵猛烈的夺过素兰,然后一拳打在我脸上。瞬间,酥、麻、疼、辣,一股脑的冲涌在我左边脸颊上,那股钻心的疼,感觉骨头都要碎了。

我被迫松开手,捂着脸哀嚎。老兵见占了上风,立即就冲我膝盖又是一脚,将我踹倒在地,我倒在地上哀鸣,可那老兵没有丝毫想要放过我的意思,他走到跟前,就想冲着我的脸踩下去。见老兵如此,素兰也看不下去了,就拼命抱住他,还说着:“这人是我的一个老朋友,我说话一时冲了点儿,惹他生气了。他没恶意的,你不要在打他了!”

就算素兰再怎么哀求,老兵依然没有罢休的意思。但还是停止了野蛮行为,不再动手,他冲我吐了口唾沫,说:“媳妇儿!我这就带他去村长那儿,看看这小子到底有什么本事!”说完,老兵提着我就要往村长家走。

“别!别!”素兰边说着边拦着,可还是没能拦住他。

就这样,老兵押着我一路游街到村长家,一路上还每到一户家门口就大喊:“地主家的狗腿子来这儿调戏良家妇女了!”

村里的人大都是农民,谁也没见过这种怪事儿,不一会儿就凑起了一大群人,纷纷跟着老兵,一路走到村长家,准备看我的笑话,人群中还不断的议论“这不是那个地主家的儿子吗?”、“这不是几年前跑路的腐败份子吗?”原来,我在村民心中的地位,已经被腐化到这种程度了......

村长拿着烟杆子,走到老兵面前,拉开他,将我扶起来,并说:“孩子,你回来啦?”

这村长竟是以前在我家做长工的一位逃荒的灾民!我还记得,小时候总“范叔、范叔”的叫他。我见了他,一下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抹去脸上的尘土,说:“范叔,这老兵不仅套走了我媳妇儿,还乱打人!”

范叔听我这么一句,突然瞪大了眼睛。急忙将我拽到一边儿,说:“你走的这几年,发生的事儿实在太多!他和素兰的婚事可是上头介绍的,你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身份,千万不要做出什么反政府、反人民的事!”

我本就心同死灰,村长这一言,就像是在火上浇了油、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捂住脸,惊悚的“嘿嘿”傻笑,乡民们又是一阵沸腾,不仅议论纷纷“我是不是疯了”,还夹杂着各种挖苦。我冲天长吼一声:“匹夫竖子,不可理喻矣!”

我吼完,村民们只是呆了几分钟,然后就继续你问问我、我问问你讨论起来,只有素兰和几位乡支书的干部冷静的看着我。我此刻意识到,跟他们讲道理是不可能的,我若是再坚持下去,就成了众矢之的,我没再理会他们,默默的离开了,回到那个我阔别多年、早已破败不堪的家中。

当夜,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贵重物品,便一把火烧了老宅子,趁着月光明亮,沿着小路走了一个通宵,跑到了长途汽车站,又辗转几趟火车,来到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也不再教书,更不再育人,找了份做保安的工作,从此便苟延残喘的惶恐度日了。

......

老钱说完,很放松的靠在架台的支柱上,均匀的呼吸,像是为吐出多年的苦水而感到释然。

我瞥了一眼老太太那空荡荡的眼眶,说:“所以,你就挖出她的眼睛,想看看她是不是眼瞎,为什么当初没跟你走?”

“是啊,”老钱仰面长叹“我的目的达到了,通知警方带我走吧。”

“荒唐!”我怒斥道:“你这个老东西,白活这么八十多年了?”

老钱有些不解,厉声说:“难道这女人不是眼瞎吗?不选我这个文采痴情的书生,偏偏跟了那个五大三粗、目不识丁的大头兵!”

我走到老钱面前,蹲下并扶住他的双肩,坚定的说:“你的人生不止属于你!她一介女流之辈都能看透其中,而你这个堂堂七尺男儿却偏偏执迷不悟!”

“狂妄!”老钱一把拨弄开我的双手,怒目圆睁的训骂:“你这个刚学会走路的娃娃就想教育起我来了,尊老爱幼都不懂吗?!”

“呵呵,您老人家也知道爱幼啊?”我站起身,俯视他“这老夫人早就看到十几年后的日子了,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她当年真跟你走了,那她肚子里的孩子就真能安生吗?她作为一个女人,肯定会选择你,但作为一个母亲,她必须先选择孩子。因为孩子的未来不能替父辈来偿还罪孽!”

老钱,沉默了......过了良久,他扭过头沉思,没再与我说话。

小胖在老钱陈述过去的时候,就已经通知了警局。就在我们整理值班室的线索时,警察井然有序的冲进停尸间,带走了老钱,我们也将准备好的线索一并交给了警方。我们也跟着警察前往公安局做了笔录,在高层警官的透露下,我们才知道,原来那个遇害的年轻医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收买病人、玩弄女性,是个不折不扣的王八蛋,警局里已经有了不少关于他的实名举报以及严重指控了,老钱这么一出手,还省得警察去上门抓人了。

事情处理完成后,已经12点多了,我们都没有吃晚饭,也没那个时间,早就饿的不行了。我刚提议一起去吃夜宵,木心却反驳说:“小城,你受伤了,还是先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我和小胖去把好吃的给你带回来。”

我x,我历经千辛万苦查了个水落石出,到庆功的时候,你们却想抛下我,这哪成啊!我刚想和木心斗嘴,一时起了心火,血压像是跟着直线飙升,我突然感觉视线天翻地覆的,很不舒服,双目一度无法聚焦,我踉跄了几下,终是倒在了木心怀里......

喜欢旧事勿提请大家收藏:(www.17sct.com)旧事勿提17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旧事勿提最新章节 - 旧事勿提全文阅读 - 旧事勿提txt下载 - 非老板的全部小说 - 旧事勿提 17笔趣阁

猜你喜欢: 夜半冥婚:鬼夫大人萌萌哒绝地重生恶魔复仇:狱蜡鬼神捕大人又打脸了我的鬼神郎君魂灵花园赶尸妖妃:神秘老公是妖神灵异养生馆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名侦探柯南之平成双煞渡鬼者被诅咒的奖金游戏天命新娘我的左眼能见鬼凶案现场直播蛇王缠身:老婆,生个蛋我的姥姥是半仙破云我的绝美鬼夫灵异心理诊所蛊毒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请魅惑这个NPC怪探断案神探刘曦罪爱安格尔·晨曦篇诡婳之说
完本推荐: 英雄联盟:先代的荣耀全文阅读神秘之旅全文阅读蚀骨沉沦全文阅读专宠契约:冰山总裁的蜜糖萌妻全文阅读九鼎记全文阅读混沌雷修全文阅读凤帝九倾全文阅读服不服全文阅读花痴剩女:土豪王爷你别跑全文阅读武极天下全文阅读坏少的秘书新娘全文阅读大符篆师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一品凰妃:王爷,别太坏全文阅读帝王之友全文阅读天才相师全文阅读(我英/我的英雄学院)特修斯之船全文阅读未来武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三国之最强义父董卓在男团选秀重临巅峰雪滩双鹭女配她千娇百媚男配的自我修养(快穿)最初进化梦回大明春嫁给青梅竹马他弟(重生)万古第一武神不当大哥好多年[快穿]紧急救援:从徒手攀爬摩天大厦开始我有千万打工仔超神小道长恶龙幼崽三岁半都市:从西游归来的土地公moba:世界第一变声怪南宋风烟路修罗场自救指南[穿书]于他掌心骄纵大汉从吹牛开始大恩以婚为报八零甜妻萌宝宝太古龙象诀我真的没有始乱终弃啊大秦:开局十万熟练度军火之王洪荒:签到百年,我大道身份被云霄曝光了总有妖怪打扰我学习稳住,你可以[穿书]神医弃女

旧事勿提最新章节手机版 - 旧事勿提全文阅读手机版 - 旧事勿提txt下载手机版 - 非老板的全部小说 - 旧事勿提 17笔趣阁移动版 - 17笔趣阁手机站